高州粤K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粤K
查看: 224|回复: 0

千寻如梦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6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4
发表于 2017-1-22 00: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寻如梦
      
   
    楔子:
    纪元2146年,探查器在湖北以南的一棵早已枯死的古树中发现了一个铁制的黑箱子,从箱子表面的工艺,可以很好辨认出这是上古时代制造的一件工艺品,而盒子上还能清晰看见两个古字“由缘”。这个黑箱子到底是怎么放入树内的了,而黑箱子里到底掩藏了什么秘密,而以现今的科技居然还未打开这个箱子,而这种情况对于这个以科技为主的人类时代来说却是一种震撼。
    画中几许凄凉
    时光褪不去的伤,心事漂泊在远方流浪,千般往事,犹如那镜湖水中的清波,缓缓而前,连绵不绝。这是学校里最美的季节,微风轻袭,衣抉飘飘,若雨还是一样的坐在凉亭之上,铺着一卷画纸,研好了颜料,对着画纸上涂上几笔。她的笔迹还是一样的萧瑟,仿佛画中有了秋声,青鸟弄波,荡起着涟漪,而湖前站着一位带着有点古朴的老式眼睛的少年,一样的衣抉飘飘,但却始终看不到少年的轮廓,只是有着几只游来游去的三文鱼向着湖面吐着泡泡,而作画时的若雨始终嘴唇微抿,手起笔落,一丝不苟。
    ,一阵清风袭来,吹起了若雨的额前的发丝,飘飘洒洒的飘扬在风中。不知是否是这阵微风过于调皮,画纸上笔墨未干处,一块那大的黑斑出现在少年的右边,若雨微微一振,接着轻叹一声,站前身来,拿着画板,摘下了画纸,觉得画已毁掉,准备再画。
    “这张画已经作好,为什么要毁掉了,这样可惜了。”
    突然而至的声音,正好有所动作的若雨,不禁一惊,转身望去。
    十月的中午,空气有些闷热,但也多了一些微凉。突然有一个清澈干净的声音打破了那本是安静的景象。
    一身白色的长袖T恤,灰色休闲裤,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露出一副如沐春风的微笑着面对若雨。
    他叫牧歌,是大三的学长,至少对于大二的若雨来说,他的确是学长,同时牧歌也是学校里学生会的副主席,不过像若雨这种无欲无求的人来说,学长不学长,主席不主席对她来说没有区别,所以此时的若雨只是轻轻的睹了睹牧歌,接着继续摘下了画纸,卷在了一起,而牧歌看见若雨居然对他不闻不问,继续的找她的事,一时有些尴尬起来了,不过当看见若雨准备将画纸卷起作废时,急忙走上趁着若雨不注意抢过画纸。若雨眉头轻皱,转身微怒道:你。。。
    可是此时的若雨只能说出一个字,因为她看见眼前的男子用着右手的手指在杯内沾了沾水,望着画纸一洒,接着又拿着卷起的画纸轻轻一甩,铺开画纸,再看时,那画上哪有什么污渍,反倒是那画中少年的的衣袖处飘动着几缕青烟,使得与画中完美无缺,而且更是增添了几许神秘。
    若雨呆呆的望着她的那张画,不由的有些出神,一阵轻笑声轻轻的清醒了处于呆滞当中的若雨。
    “有什么吗?”而边说手也很利索的把画迅速的拿到了手中,然后两眼望着画纸的淡淡的说道。
    而看到自己直接把无视的牧歌,一时有点好笑了起来,前一刻还是自己帮她把废画便优作,后一刻就直接无视他。
    “没什么事,看你准备把一副好好的画毁掉,一时不忍心,所以了,来帮你把画还原。”牧歌的声音还是如此的清晰干净。
    “奥,你也是画社的吗?”若雨再一次淡淡的问道。
    “不是,不是,画社那就那一点功底,我才不想去了。”牧歌突然有些大言不惭道。
    而若雨此时却是直接白了他一眼,接着收拾着画板,想要离开。
    看着将要离去的若雨,牧歌一时有点目瞪口呆了,连忙说着:
    “怎么不画了,你一般要画四个小时的。”可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牧歌就后悔了。
    若雨听到这句话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抬起头看了看牧歌,接着就低下了头继续拾起自己的画具。
    “你知道画中的少年是谁吗?”若雨看都不看牧歌淡淡的说道。
    “嗯。谁?”
    “我说是我男朋友,你信不信。”若雨说完提着画板画具走出了凉亭。而凉亭中只剩下呆滞中的牧歌。
    初秋的季节,空气中还残留的一些燥热,零零的落叶飘飘的落在地上,若雨慢慢的走出了凉亭,刚好踏上那落于地上的落叶,黏在了鞋间。
    “等等。。”突然的一声叫唤让若雨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其实他早就发现了牧歌,在一年以前,那时她在大一,喜欢在凉亭上画画,那时,她便已经发现了总是在不远处看着她的牧歌,只是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让她无法忘怀的人,她日日不变重复着画着一副画,画中一个少年站在湖水傍边,湖中几只游来谁可以告诉我北京哪个医院治疗儿童白癜风最好游去的三文鱼,只是今天的画中,少年的傍边多了几缕青烟,增添了几些神秘而遥远。
    若雨停住了脚步,站在了风中,等待着后方接下来将要传来的声音。
    “他应该不在了吧。”
    “在与不在,和你又什么关系。”说着,若雨直步走去。慢慢的消失在秋季的那枫树林中。
    画中人,飘飘洒洒,如若梦幻,恬静而又美好,始终保持着望着远方,孤寂而又寂寞。
    二、 时间掩埋不了记忆
    那年若雨还是高一,图书馆中,还正是沉醉在那几何题型的思路之中,正是思前想后之时,一声沉重的落地之音使得若雨一惊,随后望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却是图书馆的窗户,那时正直夏天,浓烈的阳光像是要把大地烘烤一遍,以至于本已是人际鲜少的图书馆,更是门可罗雀,算着管理员也只有若雨一个人还在这图书馆中苦苦的思考着这些几何题目。一声少年的呻呤,引起了若雨的注意,不经间望了望了窗台了修长的身影。
    “那混小子,肯定又爬到楼顶有人去过北京中科医院去合理的搭配控制饮食上去画画了。”管理气愤的声音顿时响起。
    若雨这时也听到了管理员的怒骂,也对着这个爬到楼顶上画画的少年产生了一丝好奇,慢慢若雨站起身,放下了手间的圆珠笔,缓缓的走到了窗台,透过那窗台那一丝缝隙,看着窗台的少年,而好似上天注定一般,少年这时也正好抬起头望着窗台那一望,若雨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窗台下的少年,那一双充满的灵动而又温和的双眼带着一副歪歪斜斜的眼镜,像一根阵一样刺进了若雨的心中,接着若雨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连忙移开了眼睛,退开了窗台,接着平伏了一下心情,看着那几步之遥的窗户一时慌了神,那双眼睛为什么如此清澈像可以看透她的内心。
    第二次若雨见到少年,是在一颗枫树之下,那时,若雨正背着她的小包,拿着一本厚厚的小笔记走在那枫树林中,背着一个个拗口的单词,却在这时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像是着了魔一般的扎进了若雨的眼中,她始终发现了那枫叶树后带着那老式眼镜的男生,只是此时的若雨,却是不知所措,呆呆了站了会,她不敢转身,或是害羞,或是害怕,接着她只能直步这样说过去。而当若雨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枫树林时,那树后终于出现了那一道身影,右手摸了摸鼻梁间有些古式的眼镜,而左手中却赫然拿着一张画,而画中却是一副窗台,而窗台上站在一位清丽的少女,窗台下却是站着一位带着眼镜的少年,而少年脚下散落了零零的几张画纸,画境如此简单,但却又如此有着意境,只是若雨她是看不到。
    夏日的阳光温暖而又安静,容易使得人们不经意就睡着了,图书馆,依旧还只是那频频瞌睡的管理,若雨习惯性了走进了图书馆,拿着一本本几何题集,继续埋头在那书海之中,但在这时阁楼上传来了几声咚咚的声音引起了若雨的注意,起初若雨还是不在意,但是咚咚之声还依旧不停息的穿了下来,使得若雨不得不退出那大脑中的几何思路。慢慢站起身走向了楼阁通道中,想上去看个究竟,打开楼阁的窗门,入眼的却是意见简单而又古朴的房间,居然在楼阁中还有一个房间,这是若雨想不到,虽然房间有点小,但是有着一张普通的小床,一张尽是坑坑洼洼的桌子,而桌子凌乱的铺着一张张画纸,像堆积的衣服一般,杂乱的堆积成了一座小山,终于若雨发现了响声的来源。,原来是桌前的颜料盒弄翻了,颜料一滴滴的滴在了桌下的地板上,看到如此的若雨,慢慢的走上前拿起了那滴着墨水的瓶子盖起了盖子,放回了桌前,但就在这时,桌前的一张张画纸却像一把利剑一般刺入她的双眼,若雨拿起了桌前那些画纸,认真的看着,画中画的是一位女生坐在枫树林下的背书的样子,或是那女生那桥上望着风景的景象,等等,而如此的若雨心情极为颤动,因为她知道画中的女子,就是她,而画的作者却又是谁了?
    但在这时,阁楼那乏黄的木门终于支的一声,缓慢的打开了,一位穿着白色长衫带着眼睛的眼睛出现在门口,若雨看着少年,他们从各自的目光中都察觉到了惊讶,而少年的眼中却多了一份惊喜。
    少年先是一震,接着微微一笑,走进了若雨,而若雨却想一个犯了错了小孩低着头退了退两步,不过少年并没有在意这些,拿起了桌前的画笔,在那空白的宣纸上,零落的写着几个字。
    “你好,欢迎你来的我家,我叫子轩,不过我不能说话。”
    若雨看着宣纸上那正楷的几个字,一时内心镇定了一些,慢慢的看了看始终微笑着看着她的少年。
    “我叫若雨,刚刚因为听到你阁楼上有声音在上来看看的。”若雨始终还是有些紧张的说道。
    少年看了看桌前的墨盒和地上的墨汁,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不过随后就用微笑掩盖住了,继续的在纸上写着:
    “谢谢你,落羽”
    看着那名叫子轩的少年写错了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些无语,慢慢的说道:我叫若雨 ,如若的若,雨天的雨。可不是落羽。
    子轩不禁尴尬的抓了抓头,对着若雨微微一笑。
    “这,是你画的吗?”若雨指着桌上的那一堆画纸,有些紧张的问道。子轩听到这话时有些害羞,顿时两颊飞快的爬上了一团红晕,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白癜风不治会自己好看着若雨。
    三、 眼镜中倒影的三文鱼
    若雨习惯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室,放下了画板,坐在了桌子前,望了望那柜子最上方因为阳光的照射而闪闪发光的眼镜,还记得那年,那少年在纸上一字一字给他看的那个故事,关于那副眼镜的故事,慢慢若雨又在此陷入了回忆之中。
    初夏的阳光依旧如此,若雨站在了子轩的背后看着子轩一笔一划勾勒着图书馆背后那夕阳西下的景象,残阳如血,映照着整片天空,染红了整片世界,至少这时的若雨她的世界那时却是红色的,她是如此安静的站在子轩的背后,看着子轩一丝不苟的神情,即使在若干年她也不曾忘记,曾经有个少年,如此彻底的吸引着她的目光,终于一副夕阳西落的景象呈现在了画中,只是画中还多了两个少年,若雨知道,这两个少年就是她和子轩。
    “子轩,你为什么天天带着这幅老式的眼镜啊?”
    子轩想了想,拿出了笔清晰的在纸上写着:“这是我祖父送我的。”接着看了看若雨笑了笑接着写到:“听我祖父说这是当年他日本的一个朋友送给他的,这幅眼镜有个名字叫着豪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